让她赢得了这项工程
2019-12-09 06:3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们不去构筑梦想,而是相互蔑视,都源于对梦想缺乏一个标准。不知开玩笑时说的妈妈的好儿子或者妈妈的好女儿算不算是标准。总而言之,我们对梦想有憧憬,却不知道梦想到底是什么。

作为二十几岁中的一员,我觉得现在的世界比任何时候都要冷漠。拜金女,即使国家灭亡也毫不相干的人,无脑的一代大人们的这种轻蔑已经变成了习惯。我们之间也很少帮助对方,只是冷眼旁观。她到现在都还没找到工作,天天在家玩。我可千万别像她一样。她虽然已经工作了,但是那个破公司没什么前途。我再等等,一定能进个更好的公司。听说她的男朋友进了国有企业,平时成绩那么烂,算她撞大运了。啊?朋友的朋友谁谁谁被我想去的公司录取了?

终于,交不起房租的父子俩流落街头。克里斯和儿子在午夜地铁里相对无言,儿子不能理解为什么不能回家住,爸爸却开始玩游戏:我们通过时光机,到达古代了!儿子立刻兴奋地配合起来,环顾左右。父子俩在恐龙的追杀下,逃到了一个山洞里,山洞是什么呢,其实是一间男厕所。克里斯搂着熟睡的儿子,坐靠在厕所的墙面。午夜的灯光很惨白,这个消瘦的、营养不良的父亲,默默地流下了泪水。

但是吃不饱饭的人真的有那么多吗?事实上,吃饭是最基本的需求。当然也有身陷困境的贫民,但是我们中间没有一天吃不了两顿饭的人,不是吗?更多的人不是因为吃饭问题,而是因为得不到想得到的东西而痛苦,不是吗?我们所有的担心,其实是害怕比不上别人,难道不是吗?

虽然很多人说人穷志不穷,但事实是人穷志也穷。不,贫穷的人怀有的梦想只有一个,那就是成为有钱的父亲或者母亲。除此之外的梦想,全都被归类为妄想。

钱包磨损得厉害,而且,太瘪了,每张钱都很熟悉。老板要借5块钱,犹豫再三,摩挲着纸币,最终还是把钱送了出去。卖血。鲜血在塑料袋里面渗开,那是一个男人所能奉献的最后。拿着卖血的钱,克里斯仍然去买电子元件。一点点的希望,都要去坚持。

舆论总是说我们已经成长为经济强国,股价又突破了哪条线,但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不是仍旧还在为吃饭操心吗?如果这样下去的话,我们就只能在无法游戏人生的挫败感和不安感中做公务员的梦了,但那也不是真正的梦想,只不过是因为羡慕人家而造成的内心骚动,恐怕只有三分钟热度而已。由于不安,我们选择安定而非热情,更不用说什么使命感了,那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
当然,高高站在顶上的、百分之三的妈妈的好女儿们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?有问题的,就是我们这些不高也不低,正好处在中间,迷迷糊糊的孩子们。虽然成绩不至于差得考不上大学,但是没有实力上名牌大学;虽然家里不至于饿死,却没有能力给孩子提供百分之百的保障;重要的是,本人也没有什么优秀的成绩或过人的才能当然,如果能有做事情的热情的话,也能燃烧一下我们热血的青春。但是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,甚至不知道自己想做些什么。因此我们无所事事,看上去让人觉得心寒。

第二项工程是一座城市沿河大道的景观设计,但合同里的疏忽,让公司赔得血本无归,伙伴们四散而去。她振作精神,重新开始,和同样学美术的妹妹,在繁华路段租了一间10平方米的小铺面卖服装。她在短期内学会了踏缝纫机,所有的衣服一律重新改造,铺子里经常被女人们挤满。

重新开始接设计的活,挺过艰难时期,听说母校有意开分校,上门商谈,遭拒,反而激发出她的斗志。她转而直接去某所著名的学府谈分校事宜,一举成功。学校开在市中心一座四面都是玻璃的大楼里,孩子们笑颜纯真,她于是度过了两年最美好的时光。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桩万年基业的时候,业主突然违约,决定拆楼。她往返奔波,找新的校址,重新开始。

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美国梦:一个人通过自己的努力,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,幸福,会来敲门。很多人往往会关注对于梦想的树立,而往往忽略过程的艰辛。特别是,当面对一个看似无望的现实的时候,有多少人会坚持,多少人会放弃呢?生活总是在不断地修正,并且提醒我们,顺应大潮的人总是较有可能抵达成功的彼岸。可是,确实是有些人,愿意逆流而上。我相信,这是导演对于逆行者的一点鼓励。

这种不仅不互相团结,反而相互打探、相互蔑视的行为,在网上群聊的时候达到了顶点。

一段时间以前,一位在港的大陆学生,因为学业的压力、前途的渺茫等诸多原因,选择了自杀。在讨论和反思的潮流中,有一位毕业生在校内网匿名发表了自己的故事。他说,自己当年在学校也曾经面临绝境,一文不名。他选择了做乞丐学生,坚持着念完了课程。回忆的一些情节让我印象深刻,比如,平时偷偷住电梯间,蓬头垢面如乞丐;实在很饿,学校举办餐会的时候默默进场埋头大吃。

神并不承诺他何时出现,在未抵终点获得真经之前,我们必须做好准备,准备无数次开始。

那个香港的匿名毕业生后来博士毕业,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,有了漂亮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。这个强人在帖子里说,有什么坚持不下来的呢?只要有梦想

路内的小说《追随她的旅程》中的一段话,是这个朴素哲学的最好诠释:那时我觉得,《西游记》讲的是一个关于时间的故事,而不是路程你感到痛苦,感到在漫长的旅程中要和那么多无聊的妖怪打架,那是因为神在很远的地方。一直到旅程的最终,他们还是打来打去,这种痛苦和漫长丝毫没有因为终点的接近而减轻,那是因为,神并不承诺他何时出现,即使你能计算出自己与神之间的距离,你仍然无法计算那个到达的时间,也许你和神只有毫厘之距,但这毫厘之距却要花掉一生的时间。

费尽周折,克里斯赢得了在一家著名股票投资公司实习的机会,但是实习期间没有薪水,而且最终只有一人可以成功进入公司。

在那一刻,我感觉一下子无话可说了。事后,我思考了很久。事实上,我也没有什么伟大的梦想。我的梦想是什么时候可以写点儿搞笑的电影剧本,或者写点儿可以打动人心的文章之类(不切实际的)的东西,但是这样的东西通常并不被世人看作是梦想。梦想应该是具体的、现实的目标,几岁升到什么职位、几岁结婚、几岁生孩子诸如此类的东西。但是在这只有出身好的人才能有梦想的世界上,我们该怎么办?

父子俩依旧为了幸福到来而努力。他们开始住收容所,面对有限的床位,这个奔跑起来像猎豹一样的人,有时候得把草原上的爆发力运用到打架上面来。儿子在简陋的收容所床上睡着了,父亲还在埋头修理推销的医疗器械,或者翻那本厚厚的笔试全书。

因为必须马上为糊口而奋斗,就像之前和我说话的那位姐姐一样,所有做梦的时间都转化成赚钱的时间,于是就变成了没有欲望的胆小之辈。

说到这里,很像一个《读者》式的励志故事。但是这种励志故事从来就不缺乏感动人的力量,因为虽然光明的尾巴不是人人都能够拥有,但是人人都有梦想,面对实现过程中的困难,其奋斗或者说挣扎,却常常和平凡如你我的人们相遇。

在保罗奥斯特的小说《幻影书》的卷首,引了一段夏多布里昂的话:人不只有一次生命。人会活很多次,周而复始。咀嚼了很久之后,我才明白这段话的含意:人生不是太短了,而是太长了;人生没有一劳永逸,必须经历无数次重新开始。

《当幸福来敲门/the pursuit of happyness 》就是这样偶然被看到,又感动了我的电影。黑人克里斯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医疗器械推销员,妻子忍受不了经济上的压力离开了他,留下5岁的儿子克里斯托夫和他相依为命。克里斯银行账户里只剩下21块钱,因为没钱付房租,他和儿子被撵出了公寓。

峣峣者易折,皎皎者易污。能够从内地高校到香港读书的学子,都是一些很优秀的年轻人。不知道曾经高居象牙塔的书生,怎样狠下心,咬牙面对那一个天渊般的落差,以及旁人的目光和议论。

对于父母,最心酸的事儿是什么呢?就是子女的一点可怜的愿望得不到满足。克里斯托夫的惟一的玩偶美国英雄,在一次挤车的过程中掉到了地上。5岁的男孩悲伤欲绝,克里斯坚硬的表情下,读出的是面对困难的凶狠和惨痛。但是,无论多么深切的无望,都没有摧毁父子间的亲情与他们的信念,他们相信幸福总会落到自己的身上。你是个好爸爸,克里斯托夫跟着爸爸四处流浪,可是孩子的心灵,衡量的砝码和天使是一样的。

我的朋友m女士的生平似乎可以作为这段话的注解。20年前,她从一所很普通的大学的美术系毕业。毕业前的聚餐中,豪情万丈的年轻人说,为什么不开个公司?大家立刻攒了一个设计公司,选她做头。公司刚建起来,就听说有一项工程即将开始招标,她年轻,胆气豪,上门投标,怕对方质疑公司的资历,谎称自己35岁。招标那天,她发烧,还是强撑着去了会场。出场是经过精心设计的:她穿着一身华丽的旗袍,戴着一架嫩黄的眼镜亮相,故意去晚了一点,在全场到齐后推门进来,旋风般地走到自己的座位上。胳膊上还扎着针,身后还跟着一个神情冷漠的护士举着吊瓶。这苦心经营的强悍、嚣张、怪异的气场,让她赢得了这项工程,赚到了第一桶金。

我正在和一位相熟的姐姐谈论着公司职员的苦衷和不确定的未来,突然那位姐姐说:你至少比我好一点,你有自己想做的事情,有自己的梦想,我却什么都没有,只是为了钱而工作。

青年时代,我常常幻想,人生是一种一劳永逸,有一种一经获得就再难失去的固若金汤。这种幻想,让我在面对那些得意者时,惟有羡慕,惟有谦卑。但多年以后,自己的经历,朋友的经历,《幻影书》这样的书,乃至回头咀嚼长辈的平生,都让我豁然明白,那些以截然众流姿态出现的人未必颠扑不破,那些低谷里的徘徊者也未必永远命若危弦,那些后起之秀也不必含恨吞声,人生必须要不断地重新开始。

我在艺术大学读了6年才完成学业。其间让我吃惊的事情之一是,随着一年年地过去,对艺术怀有梦想的穷学生越来越少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艺术大学的学生越来越多地来自那些比较富裕的中产家庭,人们对艺术生的反应也越来越冷淡。艺术?电影?你的运气还真不错。不过先解决一下明天的吃饭问题吧!这是我2000年毕业时听到的最多的话语。

于是我们就说,我们没有去寻找梦想的时间,害怕吃不饱饭,害怕不安定,害怕被淘汰,害怕陷入贫困

学妹曾经告诉我一个故事,让我每次想到都觉得莫名恐怖。她说,她硕士毕业去广东求职,一个中学要招几个老师,结果南来北往的硕士博士挤了快有一个礼堂。可想而知,竞争有多么残酷。看来,中外求职者都面临着同样的挑战。但是克里斯和许多80后的大学毕业生不同,他更加坚韧:为了节省时间,上班时候不喝水,以避免上厕所。以疯狂的速度给客户打电话,打完一个,直接按挂机键就拨下一个电话。白天,克里斯忍受着一次又一次被拒绝的失望,带着微笑在公司和客户之间穿梭。回家,则要带着儿子穿过污秽的街道,忍受房东的咆哮。

梦也是要有余力才能做的。首先要有自己可以做的事情,才会有想做事的想法。我们希望有一段彷徨的时间,让我们去寻找自己的梦想,寻找自己真正想做的、让自己心跳的事情。但是我们已经不再是懵懂少年,知道在享受蹉跎岁月的同时,不能再给父母增加负担。

克里斯最终成为了投资公司的员工,看似冷漠的白人老板们,此时显出他们的些微温情。他忍住了泪水,颤抖着拿起自己的物品,走入了茫茫人海。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间,克里斯举起手,为自己鼓掌,那无声的,一下下重重的掌声,是在为自己喝彩。其实,克里斯托夫的美国英雄并没有失落。

但这仅仅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吗?如果我们没有梦想的话,这个国家岂不是也成了没有梦想的国家了?

有了资金在手,文艺青年的细胞开始蠢蠢欲动,她决定开一家可以放电影的咖啡馆。选地方,投巨资装修。就要开业的时候,住在楼上的一位女高官,听说楼下要开咖啡馆,嫌吵嫌乱,立刻出面阻挠。咖啡馆开不了了,但租约已经签了三年,只好把豪华装修的咖啡馆,改做超市。一个超市里有多少件商品?四万件。每天盘货都让人筋疲力竭,还要和门口占道的摊贩恶斗和城管智斗。她和妹妹还得睡在超市值班,婚姻差点出现了危机。一年之后,超市关门。这一次赔得更多。

我虽然对此思考了很久,但是也仅限于比现在好的东西、某种好的东西、反正不是这个、我无法得到的东西之类模糊的标准。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我们不由自主地喜欢揭别人的短处。看着比自己更差的人,才能使自己感到安心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ctrlo.cn网投彩票平台大全app,网页平台游戏,赌盘网投赌场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