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月为钩
2019-12-04 08:31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犹有壮心在,付与百川流。

过片写远望故国时百感交集的心情:梦中原,挥老泪,遍南州。梦可原是由怅望故园愁所致。

张元幹词作鉴赏

《史记萧相国世家》载秦时人召平为东陵侯,春亡后隐居长安东种瓜,世传东陵瓜。这里用指作者匿迹销声,学故侯归隐。而钓鳌客的意味就更多一些。赵德麟《侯鲭录》:李白开元中谒宰相,封一版,上题曰海上钓鳌客李白。相问曰:先生临沧海钓巨鳌,以何物为钓线?白曰:以风浪逸其情,乾坤纵其志。以虹霓为丝,明月为钩。又曰:何物为饵?曰:以天下无义丈夫为饵,时相悚然。作者借用此典,则不单纯是为了隐逸,又把以天下无义丈夫为饵之意暗藏于其中。重来吴会两句,吴会即吴县,地近太湖,是重游故地:三伏五湖秋,拈用前词莫道三伏热,便是五湖秋字面,以点出时令,也不无上文惟与渔椎为伴,回首得无忧的那种互相倾轧的风气下暂得解脱的寓意。以下三句愤言国事,而自己功名未立,请缨无路。耳畔风波摇荡,谓所闻时局消息如彼:身外功名飘忽,谓自己所处地位如此。耳畔、身外,皆切合不管事、无职司的人的情境。南宋爱国人士追求的功名就是恢复中原,如岳飞《小重山》词说的白首为功名。

挥老泪湿襟可以,但何能遍南州?这显然是夸张,是受风雨入梦的影响。此句大有后来陆游胡未灭,鬓先秋,泪空流之慨。因在睡中,故不得高卧二字,联及平生志向,遂写出元龙湖海豪气,百尺卧高楼的壮语。借三国陈登事,以喻作者自己豪气未除(《三国志》许汜议陈登语)。可见作者闲游湖海,实际上并非情愿。以下短发霜粘两鬓从老字来,清夜盆倾一雨应泪字来,是写夜晚闻雨声而惊梦事。何以会喜听瓦鸣沟?这恰似陆游的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(《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》)。滂沱大雨倾泻于瓦沟,轰响有如戈鸣马嘶,可为一洗中原膏血的象征,此时僵卧而尚思报国的人听了怎能不激动了是的,自己犹有壮心在呢!壮心同雨水汇入百川,而归大海,是人心所向,故云付与百川流。末韵结以豪情,也是顺势而下。

张元幹曾从徐俯(师川)学诗,徐俯也有相同题材的词,可惜已经遗失。徐俯因参与元符党人上书反对绍述,被遭贬,名上党人碑;高宗绍兴二年被召入都,赐进士出身。张元幹绍兴元年辞回福建,因此同徐师川泛太湖舟中所作是在建炎年间。而此追和之词,从重来吴会两句看,应是辞官南归大约二十年后的某一夏日,重游吴地所作。集中《登垂虹亭》诗有云:一别三吴地,重来二十年,可证。

旄头为胡星(见《史记天官书》),古人以为旄头跳跃故胡兵大起。何路射旄头,即言抗金报国之无门,这就逼出后文:孤负男儿志,怅望故园愁。这里的故园,乃指失地:男儿志即射旄头之志。虽起首以放逸归隐为言,结句则全属报国无志之意。下片这里予以申发。

上片自写心境,构画出一个浪迹江湖的奇士形象,目的是写他豪放不羁的生活和心中的不平。首二句就奠定了全词格调。举手钓鳌客,削迹种瓜侯,皆以古人自比。钓鳌种瓜,本属隐居人的事,而皆有出典。

全词处处交织在壮志难酬而壮心犹在的复杂感情之中,故悲愤而激昂,相应地,词笔亦极驰骋。从行迹写到内心,从现实写到梦境。又一气写成,从钓鳌客、五湖秋、风波摇荡、湖海豪气、盆倾一雨、瓦鸣沟到百川流,所有的景象似乎却汇合成一股汹涌的狂流,使人感到作者心潮澎湃,起伏万千,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。词中屡借古人酒杯言有尽而意无穷,故豪放而不粗疏。词写风雨大作有感,笔下亦交响着急风骤雨的旋律。芦川词,人称其长于悲愤(毛晋《芦川词》跋),评说得当。

作者年轻时跟从李纲抗金,秦桧出任宰相后到处打击主战派,于是作者在绍兴年间送别胡铨及寄李纲词除名。此词标题作追和,即若干年后和他人词或自己的旧作。查《水调歌头同徐师川泛舟中作》中一篇,其中有底事中原尘涨,丧乱几时休、想元龙,犹高卧,百尺楼及莫道三伏热,便是五湖秋等句,与此词句意相近,抑或是本词所和之篇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ctrlo.cn网投彩票平台大全app,网页平台游戏,赌盘网投赌场版权所有